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三国小霸王 > 第1608章 针尖对麦芒(作者:庄不周)
三国小霸王

《三国小霸王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1608章 针尖对麦芒

    襄阳院,黄承彦站在廊下,远远地着讲堂之上谈笑风生的孙策,好奇心不仅没有消弱,反而更加浓厚,甚至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孙策在南阳讲武堂演讲时,他没有去,等后来宛城人都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才知道,他了蔡琰写的文章,觉得这可能是蔡琰先写好稿子,孙策再用自己的话讲一遍。可是今天亲眼到孙策在讲堂上侃侃而谈,回答院学生的问题,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想错了。

    讲稿可能事先写好,但回答问题却不可能是事先拟定的,即使是张也不可能做到算无遗策,实际上,有不少学生的问题非常刁钻,不太可能事先准备好答案,而且就算事先准备好也做不到这么完丝合缝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。”黄承彦暗自摇了摇头。他发现自己对孙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可思议?”身边传来一个声音。黄承彦转头一,吃了一惊。“夫人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蔡珏淡淡地说道:“我来究竟是什么人,不仅让我的名士夫君俯首听命,还把我的阿楚拐跑了,几年都不回家。”她了一眼讲堂上的孙策。“长得还不错,虽然粗野了些,有大丈夫气。”

    黄承彦笑而不语,往旁边让了让,为蔡珏腾出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,提问已经接近尾声,院的学生大多与身边的同伴议论,没什么人提问题了。主持的蔡琰站了起来,走到堂前,举手示意众人安静。“诸君还有没有问题?若没有其他问题,今天就到此为止。孙将军会在鱼梁洲住几天,哪位有问题,可以随时去大营拜访。”

    到蔡琰,蔡珏有点诧异。“这女子是谁?这么重要的场合,居然由她来主持?”

    “蔡伯喈的女儿,蔡琰蔡昭姬,按辈份,你们好像还是平辈。”

    “陈留蔡和襄阳蔡分离至少有两百年了,就算是同祖又能如何?蔡伯喈建襄阳院前,两族可没什么来往。”蔡珏不以为然。“孙将军说我女儿是金不换,怎么处处让这蔡琰出头?来了襄阳,撅我襄阳蔡氏面子,却让陈留蔡氏如此风光,未免有失偏颇。”

    黄承彦翻了个白眼,没吭声。蔡珏见状,心中不快,扬声道:“我有一问,想请蔡大家作答,可否?”

    黄承彦听蔡珏发问,想拦已经拦不住了,只好面无表情地站在蔡珏身边。蔡琰循身来,不认识蔡珏,却到了蔡珏身边的黄承彦,见两人站得这么近,略一思索,立刻明白了蔡珏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夫人,可是黄祭酒的夫人?”

    蔡珏点点头。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起来,你还是我的姊姊。姊姊发问,我纵使一知半解,也该勉力作答。不过今天是孙将军开讲,我只是主持,不敢喧宾夺主。不如稍后散了讲,请姊姊后堂就座,再向姊姊请教,如何?”

    孙策听到两人对话,也了过来,见黄承彦身边站着一中年妇人,年近四十,相貌和蔡珂有几分相似,衣着朴素,不似蔡珂那么奢华,但气势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与蔡珂的泼辣不同,她更加内敛,却自带一种让人畏惧的冷峻。如果说蔡珂是一柄装饰华丽的新刀,明**人,那她就是一口古朴无华的古剑,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内敛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黄承彦的夫人,阿楚的母亲啊。他与黄月英相处这么久,却是第一次到她。听黄承彦说,她性子比较冷,不太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,这么多年了,连一次宛城都没去过,都是黄承彦回去她。今天怎么出现在这儿了?应该是和蔡家的事有关。孙辅、蔡珂已经走了,顺汉水而下,会经过黄承彦家门口,停下来和她见个面是再正常不过的。

    孙策有点头疼。收拾蔡家最大的麻烦不是蔡讽、蔡瑁,甚至不是孙辅、蔡珂,而是黄承彦一家。黄承彦是冶铁工艺的学科带头人,黄月英更是他的心头宝,他总不能一点面子不留。现在这位一向深居简出的蔡夫人都出面了,麻烦更大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向蔡琰发难,这似乎有点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何必多此一举,也就是两三句话的事。”蔡珏丝毫不给蔡琰躲闪的机会。“孙将军在襄阳成名,也对襄阳情有独钟,先建蔡家工坊,再建襄阳院,令尊在院著史,想来这两件事都会栽入史册。说来也巧,拙夫与女略知百工之技,将来也许可以在方术列传留下微名,令尊与你皆是当世大儒,必是儒林中人。我就想问一句:在令尊所著的这部史中是方术传在前,还是儒林传在前?”

    蔡琰一时语塞,竟不知如何作答。这个问题起来简单,其实极富攻击性。一是直接对标,黄氏父女对蔡氏父子,大匠对大儒,摆明了就是要分个高下;二是这个问题并非工匠与大儒孰轻孰重的问题,直接涉及到如何评价孙策的新政。读人高于工匠,这是很多人习以为常的认识,这里又是襄阳院,堂下站的大多是儒生,如果说读人不如工匠,未免不合适,而且有示弱之嫌。可这么说,不仅蔡珏不会罢休,孙策脸上也会不好。

    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冷寂下来,甚至带着几分剑拔弩张。不少院学生都了过来,敌意甚浓,若不是刚才蔡琰说出蔡珏的身份,说不准就有人发难。蔡珏却不以为然,目不斜视,盯着台上的蔡琰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的身影从后面挤了出来,走到蔡琰身边的,扯了扯蔡琰的袖子。蔡琰身,见是辛宪英,不由得一笑,蹲了下来,辛宪英附在她耳边,嘀咕了几句,蔡琰笑着点点头。辛宪英扬声道:“夫人,蔡先生回答之前,我可以多句嘴吗?”

    蔡珏很诧异,打量了那女孩一眼,莫名想起了儿时的黄月英,不由得一笑。“好啊,不过你要先告诉你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蔡先生的弟子,颍川辛宪英,今年五岁了。”辛宪英说着。拱手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姑娘站在台上,童音清脆,态度却不卑不亢,一副大人模样,不仅众人啧啧称奇,就连蔡珏都忍不住赞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夫人,你可曾读过先生所著的《士论》?如果夫人辛劳,无暇着眼,我可以在这儿给你背一遍。也许我背完了,你就不会有疑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那你不如说说这《士论》里究竟说了些什么,为什么读了《士论》,我就不会有疑问了。”

    辛宪英再施一礼。“因为儒士是士,百工也是士,以黄祭酒、黄大匠在百工上的成就,他们早就不是普通的工匠了,他们与先生父女一样,都是士林中人,只不过分工不同,又何必分什么先后?纵使有先后,也只是编排顺序所致,并非有优劣之分。难道史中排在后面的人就一定不如排在前面的人吗?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