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人妻 > 神秘老公惹不起 > 第六百五十章 我没时间陪着你闹(作者:落水缤纷)
神秘老公惹不起

《神秘老公惹不起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六百五十章 我没时间陪着你闹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之间,一旦有了血脉的牵扯,就再也割舍不清了。

    她和顾景霆的最初,不就是这样开始的么。

    林亦可多少流露出几分慌乱,而恰恰在此时,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拿起手机,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亦可!”

    顾景霆下意识的迈开长腿想要追出去。

    紧蹙的眉宇间带着隐忧。

    慕容雨晴那番话,声情并茂。

    她究竟相信了没有,又相信了多少?

    顾景霆不免担忧。

    “顾景霆,话还没说清楚,你去哪儿!”

    慕容雨晴拦在他面前,伸手扯住他。

    顾景霆浑身散发着寒意,像巍巍雪上上常年都不会融化的寒冰,连声音都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天晚上,我把你带回顾家之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阮祺和楚曦发生了争执心情不好,我整晚都和阮祺呆在酒吧,天亮才回去。

    如果你有任何的质疑,可以去找阮祺询问。”

    慕容雨晴所说的七月二十一号的那天,对于顾景霆来说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天而已,又过去了几年,已经没有太深的记忆。

    但好在,顾景霆的记性还算不错,他隐约还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好像的确有那么一天,他和慕容雨晴一起在会所招待邵锋夫妻。

    邵锋夫妻都很能喝酒,他和慕容雨晴作陪,也免不了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当时,慕容雨晴一直以他未婚妻的身份住在顾家。

    顾景霆开车载着她回去,把她送回房间后,接到了阮祺的电话,随后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事情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慕容雨晴却咬死了他们那晚发生过关系。

    “顾景霆,你是打算抵赖到底了么!”

    慕容雨晴变得有些狰狞,情绪几近失控。

    他们认识那么多年,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景霆是那种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阮祺是你的人,当然你怎么说他都会附和。

    不过,你想抵赖也抵赖不了。

    我已经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。

    你信不过我的亲子鉴定没关系,你和涛涛重新做一份亲子鉴定,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慕容雨晴激动的伸手去扯他,却被顾景霆带着厌恶的躲开。

    “我没时间陪着你闹。”

    此时,落地窗外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天空,轰隆隆的雷声接肘而至。

    从早上开始,整个A市就是乌云压顶,一直到现在,这场雨才落下来。

    暴雨倾盆,昏天暗地的下着。

    而林亦可刚刚就那么走出去,连伞都没拿,顾景霆现在一颗心都悬在林亦可的身上,哪儿还有心思理会慕容雨晴。

    然而,慕容雨晴显然不怎么识趣,挡在顾景霆的身前不肯离开,必须要他给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慕容雨晴,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,但我劝你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你已经踩在我的底线上,如果继续刷下限,我不会对你客气。”

    顾景霆丢下一句后,径直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随后,秘书进来,语气虽然客气,态度却十分强硬的请慕容雨晴离开。

    而顾景霆一路追出了公司大楼,依旧没有见到林亦可。

    公司前台的接待说,“太太几分钟之前从这里出去了,那时候雨还没落下来,我提醒太太带伞,太太没理会我。

    等我拿着伞追出去,她已经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霆听完,目光深深的看了眼外面的雨慕,然后,拎起伞,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倾盆暴雨不停的冲刷着地面,气温遽降,冷风不停的穿透他身上单薄的衬衫。

    虽然手里撑着伞,但风雨交加,雨伞挡不住雨势,他身上几乎都淋湿了。

    顾景霆沿路走了很久,连林亦可的影子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想必她是拦车离开的。

    顾景霆阴着脸,手习惯性的插在兜里,想要拿手机给林亦可打电话,却发现手机和车钥匙都落在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他低咒一声,转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顾景霆一身湿的走进办公大楼,员工看到他都一脸的诧异,却没人敢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他回到办公室,迫切的拿起桌上的手机,拨通了林亦可的号码。

    然而,电话那边传出的只有冰冷机械的女声:对不起,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

    随后,顾景霆分别给路瑶,赵迎宣,秦浩都打过电话,他们全都不清楚林亦可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秦浩还隐晦的询问他和亦可是不是吵架了。

    林亦可的亲友并不算多,顾景霆逐一的问过去,都没有林亦可的下落,只能让欧阳隆去查。

    等待结果的过程是煎熬的。

    林亦可离开时头也不回的样子不停的浮现在脑海里,让顾景霆莫名的慌乱和恼火,随即扬起手臂,挥落了桌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阮祺拎着一份文件,晃晃悠悠的走进总裁办公室,恰好看到顾景霆扬手把大班桌上的东西统统扫落在地。

    零落的声响让阮祺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顾景霆一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阮祺跟了他这些年,几乎从未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说实话,顾景霆发火的时候真的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阮祺问道,然后,一低头,恰好看到那份散落在他脚下的亲子鉴定。

    阮祺弯下腰,把那份亲子鉴定从地上拾起来,哗啦啦的翻着。

    “郭涛是谁?”

    阮祺问。

    “慕容雨晴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顾景霆冷着脸丢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呦,挺有意思的啊。

    慕容雨晴和那个奸夫生的野种,现在要赖在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阮祺冷嘲热讽的说道,随手拿着那份亲子鉴定扇风。

    顾景霆冷着脸没说话,深蹙的剑眉一直不曾舒展。

    从阮祺这个角度看去,他只觉得顾景霆有些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动怒值得么。”

    阮祺大咧咧的说,“我这就命人把那个野种绑来,抽管血验验不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顾景霆沉冷的语气,说的斩钉截铁,“他不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蠢到是不是我的种都不知道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顾景霆搁在桌上的手微攥成拳。

    阮祺听完,轻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怎么可能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,即便是傅辰东那个大花蝴蝶,万花丛中过,也是片叶不沾衣。

    哪怕有意外落地开花的,在结果之前也必须掐断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谨慎如顾景霆,被慕容雨晴带了那么大一定绿油油的帽子,怎么还可能由着她给自己生孩子,女人都不干净,生了孩子看着也会膈应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