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杀道剑尊 > 第1297章 石剑内的大道(作者:酱油拌饭)
杀道剑尊

《杀道剑尊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1297章 石剑内的大道

    如果说天升境修士的灵气是奔流入海的湖泊湾,那么圣者境修士的灵气便是那片无垠大海。

    有着巨大的灵气累积,外加愿力的孜孜不倦的补充,还有那内丹化作的灵台世界的帮衬,一切仿佛各类灵气的汇聚地,使一片灵气化作汪洋一般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雷尘至始至终未曾找到解开灵台世界的脉门,不止如此,即便回看自己经历过的千万次经历,即便是秦天子与奥西里斯的那一遭,也无从存在。

    但强悍的体魄将其弥补,雷尘与星河之下的遥相呼应成为了奔流入海的另一途径,对手的汪洋是一片海域,而雷尘的汪洋则是星河寰宇下的无限!

    杀戮不断,灵气仿佛大江奔流一般。

    四人的手段不一而足,可那滔天的杀意从不绝灭。

    清晨到烈日照映,再到黄昏直至深夜,再次是黎明的呼唤和清晨的红霞,一切看似平常无比,却在杀戮之中酸麻着。

    四人几乎是圣者境顶尖的存在,可即便此时也有力穷时。

    农雨禾成为了第一个败者。

    掌风掠去,一头蛛魔化作齑粉,轻飘的身影向空中攀越,一个到垂杨柳将那锄头掠起一片惊鸿。

    此时的农雨禾竟然如同农人一般气喘吁吁,体力节流让他愈发疲惫,神农氏法相收入体内,农家契机将就着一力不绝,可这颠倒日月之力,如何绵延下去。

    两条恶蛟看准时机同时扑杀而来,农雨禾轻喝一声全身灵气泛起青白光泽,仿佛一只刺猬般的挺身抖动,一头恶蛟喷吐内丹化作垂垂恶毒向其裹覆而去,即便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却也被腥风血雨早已弄得无心。

    一身光泽挤压一处,农雨禾挥动手中锄头向外抛去,正当眼前一头恶蛟四分五裂之际,一张血盆大口裹覆而来,这一次腐蚀气息透骨炽热,正与那前者的恶毒融为一潭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农家以体术冠绝,而农雨禾所学乃神农做念法,其中亦是前三之排名,体外生的一轮功德光,随体内气机旋转轮回一刻不歇,犹如罡气化罩般。

    可眼前腐蚀消融,农雨禾不由得自断其左臂抵挡一二,全身上下肉躯发散出溃烂气息,顷刻之间便有左臂一块皆化作虚无泡影,他强忍痛楚向外突围。

    可此时命运仿佛已然不在眷顾,除恶蛟之外更有四头大妖跃跃欲试,只见其跃出的躯体还未走远,就被一头长臂金丝猿阻拦下来,一番挣扎还未结束,一头鬼角山羊冲出重围。

    二妖齐力,以圣者境的天妖体魄压制农雨禾,失去左臂的农雨禾已然是强弩之末,此时已然知道自己无望,手中一声‘解’将那伴随几千载岁月的锄头抛去。

    那锄头不过平凡物,可随着兵解力的幻化,其中力量浑圆爆发而出,只见一器灵逞能战四妖,可惜已然是凋敝之时,虽然苍白的面色,一道爆发威力照耀四方,器灵已然解脱宿命重回轮回间。

    农雨禾略带惋惜,眼中泛泪光,可下一刻‘噗嗤’一声径直穿过肺腑而去,一只暗夜猎手出现在背后,这隐身之妖乃蝙蝠亲戚,天妖血脉更是上古年间的混沌异兽之血脉。

    这一次,肺腑已然所剩无几,全身契机虽一身功德覆水东流,农雨禾再无牵挂悲愤一生自行瓦解,一身躯壳随之化作尘埃,不过那灵台世界虽命魂强行冲破眼前步入虚空某域。

    农雨禾兵解而死,其体内的力量仿佛爆破一般将四周全部化作齑粉,浪涛不绝向外延展,直至眼前的青白气息消融,一片百里的清洁地让人生畏。

    五峰山运转一刻不停,接下来的宿命也到了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萧辰衣所学乃五炁根源,与那曾经一战的紫琼仙尊的炁体源流同出一辙,而其中蕴藏的七十二地煞力和那朵紫色莲花台,都印证着此人曾经谪仙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在诸天的面前,这一切成为泡影。

    层出不穷的天妖最终扑灭了紫色莲台,那萧辰衣心中终于生出了恐惧,正当他逃离之间只见七十二地煞崩裂,眼见周遭改变他心中已然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他本是天仙谪仙,偶得一朵万年天界紫莲花而将自己谪仙轮回,本靠着紫莲花来到五炁根源的法门之中,可惜却没曾想,本命莲花已然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只见叶片凋零,无数根源气散落四周,天妖不在等待齐齐扑来,一声兵解犹在耳畔,第二声兵解紧随其后,萧辰衣已知自己命运,不得不兵解保存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二者为鉴,只剩下最后角逐二人。

    五峰山上血液凝固,一片血色廊道让人生畏,天地之间的无穷业力汇聚于此,却不曾弥留在任何一人身上,这是这些天妖生来的命运,若是供给也是换归于天道之中了。

    雷尘昆吾如昼,一气不绝而大杀四方,赤霄剑更是让其越战越勇,全身血海一般的杀戮气仿佛地狱魔王般,不愧是烈狱血海之生的怪异主!

    而远处的乘光子,已然竭尽全力。

    “命运也!”

    他一生叹息已然是绝境了,天妖实力自不用多说,与圣者境齐名的力量并不差劲多少,更别提天生的血脉力量有着过人的天赋和隐蔽的手段。

    南宫七宿渐渐不支,南宫朱雀已然化作泡影,七宿之间战做一团,随着符箓金光散去,七宿之中也只剩下井星井木犴,凋敝前四木禽星绽放最后一轮凶煞,包含着星光南宫力永去。

    乘光子也不在逗留,手持金光护灵符一骑绝尘,兵解之力散发爆裂,一道沧浪赤焰奔流千里,一片寂静之中无数天妖成为了血地中的滋补,一切都成就了最后一人。

    至此,云雾飘散,一切回归原始。

    无数天妖残骸就此积累在五峰山上,而残缺的或是幸存的仓皇离去,这一战仿佛恐惧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“雷尘,终于是你胜了。终于,你且知我等待你有多少岁月了吗?”

    雷尘顺着声音向下行去,赤血之地中央,诸天前辈苍老的身影就站在红玉宝石前。

    雷尘笑道:“前辈,不负你所托。”

    诸天长叹息道:“三元以来,我从石剑变化为洞府,一切道路只为了将继承者优中从优,可不完整的天道让其如鲠在喉,三元来的无数继承者如宿命般在最后死去,你是最后一个,也是我失去意识前相信的最后一个,如果没了你,或许天道永远不能补齐了。”

    诸天已然逗留太久,即便他是天道化身,没了太古真人以肉身饲养也成了虽时间洪流渐渐变弱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雷尘微笑着说道:“自遗迹之中,或许我已经明白您的身份,太古真人的血脉不曾遗失,我想命运总会是倾向圆满的。”

    诸天前辈的身影开始消散,他弥留着笑意道:“为了决战,我已然牵扯太多,我要回归原本的形态了,祝贺你的成功,你将通过玉石得知一切。”

    雷尘没有别离之意,只不过是换了个空间换了个形态罢了,雷尘已然到了无我的境地,这是重启日的前兆,似乎与他契合的那日也很快降临。

    巨大的红色玉石上,雷尘亲手将那刻结晶摘下,与青玉宝石正好合围一齐的玉石绽放着斑斓之力,这密钥从眼前抽丝剥茧,雷尘排出太古世界外,回到那片与诸天前辈见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意识从此刻开始,最后一个太古真人‘希’所传承的大道,与那过往一点点充斥于脑海之中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