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游动漫 > 我见世子多妩媚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春天(作者:懒粉系)
我见世子多妩媚">

《我见世子多妩媚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一百二十四章 春天

    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太子有些意外。自己的注视,竟然让兰馨郡主感觉到不适?

    见太子有些尴尬,陈木枝道:“不过真没想到啊,郡主比我还天不怕地不怕的,也会有发毛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兰馨郡主和她哥哥一样爱哼哼:“哪是比不过东海郡主,我天不怕地不怕,倒是怕大海。东海郡主是连大海都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笑道:“看来咱们大顺朝的女子,有勇有谋,丝毫不输男子。”

    兰馨郡主柳眉轻轻一挑,嘴角又撇下去了:“女子本就不输男子,何止大顺朝。不过是男子能说话,女子往往不得展现罢了。”

    魏兰海紧张地望着太子,就怕他生气。

    太子却丝毫没有生气:“郡主说得对,你与木枝,都是难得一见的女子。听说……刘小姐于马经,也是格外精通?”

    这一抛,抛到了刘青妍。

    刘青妍自是十分谨慎,但说到马经,又是她的擅长,不由道:“小女子略懂些皮毛,都是父亲教的。”

    兰馨郡主却皱起了眉:“为何同为郡主,太子称我是兰馨郡主,称她却是木枝?”、

    呃,这也在意!太子实在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当然,太子完全不介意喊你“兰馨”,就怕你自己介意啊。

    太子眉开眼笑:“这不是怕兰馨姐姐生气?”

    “姐姐二字去掉!”兰馨郡主又皱眉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太子闭嘴。

    兰馨郡主却说话了:“我倒也不是怕被叫老了,我原也不年轻。只是,你既然叫她木枝,为何我就要多两个字?”

    陈木枝实在是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这个兰馨郡主,不高兴起来,爬过一个蚂蚁都会惹她不高兴啊。

    “你没来之后,太子的确是叫我木枝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兰馨郡主的眉头渐渐舒展起来,“如此甚好,只与木枝妹妹一说话,我心里也舒坦些。”

    太子望着她展开的笑颜,一时有些望呆了。

    见兰馨郡主又疑惑地望过来,太子赶紧道:“不过,兰馨姐姐说自己不年轻,我便不同意。兰馨姐姐的年纪是风华正茂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兰馨郡主更加疑惑了。太子爷怎么和别的男人不一样?

    自她过了十八,每一回议亲,对方虽不说,但抛出来议亲的人,条件却是向下走的。虽她打定主意不嫁,但这趋势,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如太子这样,说二十岁的女子是风华正茂、且说得如此真诚的,好像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当真?”兰馨郡主问。

    “当真。”太子爷微笑着,将视线迎上。

    见二人终于聊了起来,兰馨郡主也不是有一句怼一句了,陈木枝觉得,自己可以撤离了。

    “咦,我有个书掉在存芳姐姐那儿了,青儿姐姐陪我一起去拿好吗?”

    刘青妍虽内向,也是很聪明的,隐隐觉得太子对兰馨郡主的态度似乎很有些暧昧,听陈木枝这么一说,立时就起身,向太子行礼致歉,而后立刻和陈木枝牵手走开了。

    卫绪早就将魏兰海拉到了船舷上,船舱中只留太子与兰馨郡主。

    兰馨郡主是从来不会觉得尴尬的人。而太子虽一开始有些不自在,看着兰馨郡主又挑眉又皱眉地,倒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丧气的生动,渐渐便也变得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陈木枝与刘青妍牵着手,哪里是真的去寻郑存芳,她们压根没去一层。

    在二层转了几圈,刘青妍问:“你是故意拉我走的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,让太子与她多聊聊。”

    刘青妍惊讶:“所以今天太子突然驾临,难道就是为了郡主?”

    “叫兰馨姐姐!”陈木枝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哈哈!”刘青妍忍不住笑起来。船舷上的侍卫听见笑声,不由扭头望过来,吓得刘青妍立刻捂了嘴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太意外了,不敢想象。”

    陈木枝摊手:“我也不敢想象。不过,好像兰馨郡主其实不讨厌和太子说话?”

    刘青妍道:“其实我们姑娘家的心,很软的。但凡男子可以诚恳些、真心些,愿意听我们说话、事事将我们的喜怒放在心上,谁又会讨厌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陈木枝轻声问:“所以兰海哥哥就是这样打动了你,是吗?”

    刘青妍脸红,却比以前要自信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幸运的姑娘,感谢上苍。原以为这桩姻缘是无奈之下的苟且,没想到,他其实不像外头传说的那样怪诞,他很善良,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陈木枝笑了。

    想起头一回见面,魏兰海在路上骑马差点撞了人,都只关心自己的黛丝,并不关心小孩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魏兰海还真的不能算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打动了他。他愿意收起自己的怪诞,成为那个不再整日抱着马脖子哼哼的王府公子。”

    刘青妍眼睛亮亮的,显出即将成为新嫁娘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是小伙伴里头第一个要出嫁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木枝妹妹,你会和我一样幸运。那个被你打动的人……”她指了指船顶,“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陈木枝没有抬头。她知道刘青妍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心照不宣了。”刘青妍轻笑。

    “青儿姐姐,你说,我会不会被人恨死?”毕竟卫绪是全京城贵女最想嫁的男人啊。

    刘青妍却道:“会。但是我们的木枝妹妹,从来不怕别人恨,是吗?”

    是的,那个最恨她的人,在晋亲王府呆着呢,不知被扒掉了几层皮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秋天,是誉郡王府“丰收”的季节。

    魏家四郎魏兰海,终于迎刘青妍入门,从此他的黛丝再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黛丝,而是他和刘青妍共同的“宝宝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誉郡王府迎来了又一桩惊天喜事。

    宫里下了一道旨,当朝太子郦欣,定了太子妃。定的正是誉郡王府的六女、兰馨郡主。

    誉郡王和王妃跪着听完圣旨,直接吓趴在了地上,还是宣旨的公公扶他们起来,连声道喜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吓趴在地上,这消息出得太突然,满朝震惊,在京城贵族圈更是炸了锅。

    有猜皇上皇后感激誉郡王当年救命之恩的,不过几十年了,也不用感激个没完吧?

    有猜太子怕不是将京城贵女的牌子堆了一盘子,随便抓阄抓到了兰馨郡主头上的。不过太子似乎应该没这么随便吧?

    猜来猜去,最后有一种最靠谱的说法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说是太子迟迟未娶,是因为命格太贵,寻遍了京城贵女,无一不是命格有伤,所以才拖到了现在。但兰馨郡主被突然是同样极希罕、和太子异常匹配的命格,为江山社稷长久计,遂定兰馨郡主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太合乎情理,众人瞬间就接受了。

    当然,没人知道皇后一知道太子喜欢的竟然是兰馨郡主时,差点一口气憋过去。

    也没人知道皇后在床上憋了两天,是秀英卫一等侍卫陈木枝劝通了她。说太子能忍这么久,必是心里非常喜欢,喜欢到非她不娶的地步,兰馨郡主虽是性格古怪些,但身份、样貌都不差,一旦与太子情笃,一切都不是问题,总比太子一直坚持不娶要强。

    更没人知道,关于前边那个“非常合乎情理”的说法,其实是卫绪想出来,由郑存晰去散播的。一个不爱睡觉的年轻人,最适合散播这些了。

    至于兰馨郡主……

    卫绪也不太明白,问过陈木枝:“郡主果真心平气和接受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陈木枝坐在黎氏茶楼的包间里,笑吟吟看着卫绪,“你总是怀疑我嘛。”

    卫绪握着她的手,笑道:“咦,握着你的手,说其他姑娘,你就不会心痛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都说你是我的解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和兰馨郡主其实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一样?”

    “都曾不相信任何人,却又都心甘情愿当别人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陈木枝笑道:“嘿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我总说你狡猾,你还不承认,现在承认自己以前不相信任何人了吧。还往我身边安插郑初,亏得我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、身正不怕影子歪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词儿吗?你一下子堆完得了。”卫绪虽是嘲笑,却嘲笑得宠溺,“就没见过你这么吹嘘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你还是没给我哨子。我再吹,也吹不响啊。”

    陈木枝又噘起了小嘴。

    卫绪望着她,素来冷静如深潭的眼睛里,满满的爱意。

    “能当别人的解药,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。知道自己于对方是那么重要,心中会有浪潮涌上。”

    所以,兰馨郡主被心中的浪潮打动了吗?

    陈木枝一只手撑着下巴,另一只手还是与卫绪握着,柔柔地望着他,似乎能望上千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年的上元节这天,大顺朝出了件大事。

    本朝皇帝与皇后,历来都会在上元节这一天,登上京城最高的城楼,望天下灯火、与百姓同乐。

    但这回竟然出现了刺客。而且刺客竟然伪装成城楼上伺候的宫女。

    可今年的城楼上,与往年不同,不只有侍卫,还有贵女们组成的秀英卫保护皇后的安全。

    宫女一动手,一直严密监视在一旁的陈木枝便闻风而动,用她最擅长的马鞭,将那宫女捆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城下的百姓,根本没人发现城楼上的惊魂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熙熙攘攘地观灯、游园、在护城河里放莲花灯,在他们的心里,皇上皇后纵然与民同乐、亦是高高在上,他们可以仰望,但不可亲近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百姓们心里都认定。只要皇帝皇后还能并肩立于城楼之上,就象征着大顺朝欣欣向荣、国泰民安。

    上元节之后没多久,宫里少了一个嫔妃。

    蓝妃因冲撞圣上,被贬为庶人,幽禁于冷宫,终生不得复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“终生”,其实也很短。冷宫之所以是冷宫,并非无人问禁,而是让你感受到彻头彻尾的寒意。没人能在冷宫活过一年,这就是皇宫。

    只有机枢处的几位中枢大臣,才明白蓝妃事件的真相。

    据说,当时若不是有秀英卫、若不是有陈木枝,那宫女行刺,遇上郑存晰那些御前侍卫,当真只有一个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只有陈木枝是使鞭的。

    所以留了活口。

    而蓝妃的案子,从宫女事件撕开一个豁口,一直追查到忠义王府,又追查到当初王起道莫名刑死在刑部。

    自然,又让刑部也倒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王汇音终于知道,贺明生不可能回来了,自己连在佛堂数珠子的日子,也要到头了。

    某个晚上,她呆呆地坐了大半夜,第二天早上丫鬟一推门,发现她用自己的长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桌上还放着陈榆小时候穿过的一件鲜红色小肚兜。

    虽然对外没有追查蓝妃与南疆赤焰国的勾连,但蓝妃的失势,终于让朝臣们看清一个真相:晋亲王已经一丁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现在立即生下十位王子,他也不可能再翻盘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怕是生不下王子了。

    据说,某一天清晨,晋亲王府跑出了一位疯妇。疯妇衣衫破到丝丝缕缕,浑身都是新鲜的伤痕,尖叫着冲到大街上,逢人就脱衣服、给人看伤口,要人给她申冤。

    疯妇说,这一切都是安国公府的二小姐干的。

    旁边围了好多人观看,有大胆地告诉她,安国公府如今已是忠义王府,二小姐如今是东海郡主,因为护驾有功,已升任大顺朝前所未有的头一位女将军,获赐“飞鹰之翅”之海鹰剑。

    疯妇大叫一声,晕在了街上。

    晋亲王府派人出来将她抬了回去,从此再也没有这位疯妇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自此以后,晋亲王就再也没有议过亲,没有哪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。而皇后也乐得摞挑子,望着他门可罗雀,望着他人丁凋零。

    这年春天,四月初四,大顺朝第一位女将军,终于满十五岁了。

    不过,自此以后,晋亲王就再也没有议过亲,没有哪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。而皇后也乐得摞挑子,望着他门可罗雀,望着他人丁凋零。

    这年春天,四月初四,大顺朝第一位女将军,终于满十五岁了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5分钟内会处理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